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中国配音演员的骄傲与失落

2019年01月11日 栏目:生活

《孤芳不自赏》因为演员的抠像演出导致口碑雪崩,然而,为Angelababy配音的季冠霖再一次回到观众的视线。季冠霖的名字曾与甄嬛、芈月、李未

《孤芳不自赏》因为演员的抠像演出导致口碑雪崩,然而,为Angelababy配音的季冠霖再一次回到观众的视线。季冠霖的名字曾与甄嬛、芈月、李未央和窦漪房等多个大女主相挂钩,她曾为各路明星代言,她是大御姐女主的幕后声音。承包了大半IP女主配音之后,季冠霖当仁不让地成为配音圈的红人。

季罐儿是圈内人对她的爱称,季罐儿的声音是影视剧的保证。在国内,配音这一行,因为职业属性的缘故,配音演员一直藏得很深。季冠霖也曾经在多次采访中表示配音演员要把自己隐藏起来,把自己隐藏的越好,工作完成的就越好。

季冠霖和她配音过的角色

不过,如今说起配音演员,季冠霖、乔诗语、刘露,边江、姜广涛等,都已经被观众所熟知。受益于IP风潮所带来的红利效应,他们变成了IP影视剧角色的声音塑造者。

季冠霖的声音多半是适合那种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心里精于算计的角色,语言气质的高契合度让季罐儿成为很多剧组、导演、制片人所青睐的女主声源。

而乔诗语、刘露等人的声音则更是贴近导演心目中的白富美、活泼天真女主角的形象。乔诗语就曾多次为郑爽配音:《一起去看流星雨》中的楚雨荨,《寂寞空庭春欲晚》里的卫琳琅、《美人私房菜》里的玉蝶和《五鼠闹东京》的丁月华,这些剧中的声音都为郑爽所饰演的角色加分不少。

在配音圈,声音甜美是一大优势。配音导演褚珺称,当前不管是导演还是观众,都更青睐于甜苏的声音。他们老觉得那种甜美的、白富美的声音是就观众特别想听的女一号的声音。

二八定律的配音圈,淘汰率高

随着市场的发展,中国影视产业的制作周期越来越短,即便演员想给自己的角色配音,可能到了配音的时候她又接了别的戏,抽不开身。季冠霖解释到,而且配音这个活儿得有耐心,有些演员本来是想自己配的,但可能在录音棚里呆一天就受不了了。

另一方面,中国的收音设备也远没有达到国外的设备水准,古装剧中演员衣服穿的多,横店等影视基地的拍摄现场很吵,现场收声情况会受到影响,这个时候就需要后期配音去弥补拍摄时的不足。但是很多情况下,演员会因为档期的原因不能亲自后期配音,只好找来配音演员做替补。

在接受采访的几位配音演员中,他们都不愿对演员的档期问题做过多评价。但是褚珺也表示,很多演员曾要求自己后期配音,其实拍《甄嬛传》的时候孙俪是要自己回来的,季冠霖也有说。但是郑晓龙导演觉得还是需要后期配一下的。很多观众在看完《甄嬛传》时误认为甄嬛的声音就是孙俪的声音,语言节奏、表现方式都能够还原到演员当时的状态,这种情况下观众就会忽略这个声音到底是不是演员本人的。季冠霖解释道。

截至目前,季冠霖大约已经为300多部影视剧配音,近几年中她的工作量明显增加了,近五年中,每年配过的电视剧都在15部以上。

近几年影视圈内IP盛行,IP改编的影视剧一时间蜂拥而至,演员们忙着接戏,却没有时间为后期配音,剧组只好寻找合适的配音演员。当人们逐渐想要去了解幕后的配音演员的时候,却会发现这个行业活跃始终是那么几个熟悉的名字。季冠霖、乔诗语、姜广涛、边江、张杰、刘露,甚至有时候这几个会同时出现在同一部电视剧里。

行业所需要的人员并不少,但真正能够会长期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却寥寥无几。目前国内的配音圈子很小,尚未形成一个成熟的产业,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上下专职配音的演员大约只有600人。

演艺圈都不大,那配音圈就更小了,配音导演褚珺告诉界面,在配音圈内同样遵循二八定律:80%的作品是由20%的配音演员完成的,淘汰率高是这个圈子的一大特征。

季冠霖在采访中坦言,配音是一个前期需要大量积累的职业,就像相声一样,需要先练好功底。很多年轻人可能还没练到出师阶段就坚持不住撤了。

季冠霖

在成为被观众所熟知的配音演员之前,很多配音演员都已经在配音行业里磨砺了多年。在进入北京配音圈之前,姜广涛曾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做了四年的配音演员,季冠霖也曾在天津积攒了三年的经验。

大部门不知名的配音演员有一个特别接地气的名字棚虫。他们因为长期的深夜加班需要长时间呆在录音棚内。就像一个虫子,一直住在录音棚里面一样。配音工作往往需要一气呵成,通常需要通宵的加班。有些受观众喜欢的配音演员因为受不了颠倒的作息而选择放弃,曾经在《仙剑奇侠传3》中为杨幂配音的黄怡晴就选择了退出配音圈。

在配音圈内,好的配音演员通常比较抢手,一个小时电视剧的主角戏份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录完,还能兼配好几个角色,提前配完还能省下几千元的录音棚租借费用。不知名的配音演员往往是兼职做配音,在配音的工作之外,还有其他工作。在这样的机制下,新人淘汰率高,进入机会渺茫,而观众也难以听到更丰富的声音。

配音的黄金时代:译制片时代

配音行业曾在中国有过一段辉煌的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的那些年,看惯了样板戏的观众们对娱乐产品极度渴望,然而有限的娱乐产品尚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随着市场的开放和观众口味的变化,文化市场迎来了波引进高潮。

作为1978年部引入中国的译制片电影《追捕》里高仓健塑造的冷峻贴面形象深入人心的同时,他的经典台词也常常被影迷所津津乐道不仅陷害我,还想杀死我,这个声音来自上海译制厂的配音演员毕克。

《追捕》剧照

如今再说起配音,很多人的脑海中还会浮现出译制片中的经典声音,童自荣、丁建华、乔榛等老一辈上海译制厂配音演员的配音作品《叶塞尼亚》《佐罗》《魂断蓝桥》等电影一直被人们奉为经典。

黄金时代的配音行业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一般是按照行政区域划分,大致可以分为上译(上海译制厂)、辽艺和长影(辽宁艺术剧院和长春影视制片厂)、广东和台湾。

上海译制厂是配音界的领头羊,至今都在译制界占据着重要地位。《追捕》《佐罗》《巴黎圣母院》《茜茜公主》这些耳熟能详的影片配音均出自上海译制厂。自五十年代以来,上译厂已译制的故事片多达上千部,同时还承接了大量的美术片、科教片、纪录片、电视剧、电视电影等声音创作业务。

如今上译的配音演员们给动漫、游戏的配音相对较多。虽然老一辈的配音演员早已逐渐退出,但是像童自荣这样的前辈偶尔也会在一些影视作品中献声。像2015年暑期档动画电影《大圣归来》,70多岁的童自荣为大反派混沌配音,丝毫不输给后辈。

《大圣归来》童自荣为混沌配音

辽艺配音的动画片是大多数80后的童年记忆,诸如《魔神英雄传》《一休》与日语原声相比毫不逊色。在广东,有广东话剧院等知名的译制中心,《樱桃小丸子》《宇宙骑士》都令人印象深刻。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许多日本的译制动画片有两个版本,《哆啦A梦》《神奇宝贝》《海贼王》等有台湾译版和内地译版。值得一提的是,在台湾配音界,周星驰的国语配音演员石班瑜的知名度。

在文化气息浓厚的北京,反倒没有独立的配音团体,主要是因为当时有电影学院的老师、八一制片厂的演员、中国人艺以及中国儿艺的演员,配音都来自于这些人。像童年记忆里的董浩叔叔配音的米老鼠,金龟子刘纯燕配音的机器猫都能称得上经典。

在近两三年中,为了电影票房,动画影片往往会借用知名演员的明星效应,找来明星为电影配音。《海底总动员2》中徐帆和张国立分别给多莉、尼莫爸爸配音。《麦兜我和我妈妈》则是邀请了人气父女组合黄磊和女儿多多为影片配音。

老一辈的配音演员们大多都是体制内,没能形成市场化的人员流动。在配音尚未自成体系的情况下,各大高校又缺乏为社会输送配音演员的能力。配音仅仅是属于艺术类的一门专业课,自身并非一门学科。配音这个行当,多是以师父带徒弟的方式传承。

2002年,北京电影学院的台词课教授郑建初在退休前开设了一个专业配音班,褚珺就是这个班的一员,许多偶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配音边江、《大圣归来》的大圣配音者张磊都是这个班的毕业生。不过,与他们相比,这个班牌的莫过于五十亿影帝的黄渤。黄渤曾在采访中提到,在读书期间,为了赚钱,他配过不少当时正火的彩铃:我祝您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星高照、四喜发财

北京电影学院级的一届高职配音班

而另外一位影帝张涵予,在中戏学表演期间,就已经是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他的配音作品除了《拯救大兵瑞恩》等大片之外,还包括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中的唐老鸭。被奉为经典的86版《西游记》中,黄眉妖王、黄狮精、刁钻古怪、有来有去、朱紫国老太医的声音皆出自于张涵予。

张涵予配音照

当新生代配音演员崭露头角时,似乎配音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生代的90后、00后们只看原版影片,他们认为原声加字幕才是原汁原味。与此同时,国内的配音需求也因市场环境的变化而产生更迭,有大量的影视剧和动漫及游戏作品需要配音演员的参与,反而译制片的配音被逐渐的边缘化。

季冠霖在采访中也谈到了这点,她认为:首先是个人喜好问题,年轻人英语水平提高之后他们更喜欢看原声版的电影;其次是有些观众对配音版有一些误解,会认为配音版的语言状态会不够生活,不符合电影中人物的状态;第三个则是影院排片的原因,电影院的排片经理会刻意的把配音版的场次安排的比较少,或是时段安排的较差。不过配音导演褚珺也表示,现在的译制片被观众所认为的那些夸张的语调语气已经慢慢地被抽离,配音界也在与时俱进。

配时代的来临:声优

译制片时代对现今配音圈的影响深远,很多知名的配音演员均承袭自这些制片厂,据褚珺介绍,目前国内配音全大致分为南北两个派系,上海一派的配音演员狄菲菲、黄莺、翟巍、刘北辰、李晔等都曾是上译的成员,他们不仅承担了译制片的配音,其他涉猎的配音范围波及《魔兽世界》《秦时明月》等游戏、动漫。

北京的配音圈则是以姜广涛、季冠霖、乔诗语、边江、张杰、宝木中阳等人为代表,他们不仅给游戏动漫配音,为影视剧配音才是他们工作的重点。

如今的配音演员有了一个更加时髦的称呼:声优。用这个日本舶来词,似乎会显得更加高级一些。20世纪初,在日本电视产业刚刚兴起时,大量国外的电视电影被引进和翻译,那些大量的翻译台词同样需要专人来演绎,应运而生就是声优这个职业。到了20世纪70年代,随着日本动漫的产业化。在背后做出巨大贡献的声优们也随之形成了产业,80年代之后,他们逐步从幕后走向了台前,除了配音之外,主持、唱歌等活动也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日本声优偶像水树奈奈

声优产业化也渐渐地向偶像化发展,有独立的声优事务所包装艺人声优,水树奈奈就是其中之一,她曾先后两次登上东京巨蛋,成为位在东京巨蛋举办演唱会的声优。如今,声优在日本已然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高人气的声优例如钉宫理惠、花泽香菜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只要标在作品的配音表上,往往就能给作品带来高关注度和热门话题。日本声优在做配音的本职工作以外,会参与电视台节目的录制,出自己的唱片,与普通艺人无异。

而在中国,译制片日渐式微的年代里,配音爱好者的数量却呈现着增长趋势,随着国内二次元文化的发展和电影电视剧产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配音圈的非专业爱好者越来越多。

络配音爱好者们相互抱团取暖,他们在络世界里交流配音技术,讨论配音演员,偶尔还会在上发布自己配音的作品。诸如淮秀帮、胥渡吧、cucn201等活跃在贴吧、视频站里的配音社团因配音而在络里成为朋友、合作伙伴甚至是恋人。

如今大银幕上的白客曾为《搞笑漫画日和》配音

在校大学生小航就是一名配音粉丝。平时爱逛上的配音论坛,看电视剧、看动漫时会特别注意配音演员的语音语调。业余时间,他会泡在络社团群里学习、练习发声,和群里朋友神侃喜欢的配音演员。与一些有企业属性的营利性社团不同,络上这些大大小小的配音社团成员均是兼职配音,不以盈利为目的,纯粹是出于爱好。

凭借《十万个冷笑话》而爆红的北斗企鹅是由一支络配音团队独立运营的声优公司,该公司先后还为引进动画影片《超能陆战队》、《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等配音。其创始人之一的山新是歌姬洛天依的声源。

《十万个冷笑话》

目前,除了北斗企鹅这样有独立运作模式的声优公司以外,大多数的配音演员还在处在吃大锅饭的阶段。大部分影视剧或者动漫、游戏如果需要配音,基本都通过配音导演来找人。一个工作完成后,大家就各自散去,等下次工作再聚到一起。

如果一直持续这种搭班子的作坊模式,无法形成有序、明确的行业规则,声优在整个文产链条上的话语权永远太弱,一家动漫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界面。

在整个动漫、游戏兴起的红利下,二次元产品似乎更能凸显出配音演员的价值。因为影视剧的配音演员往往更愿意被人相信配音都是来自于本人,而二次元人类的形象则是来自于配音演员的声音。声音本身能够产生差异化,一个深入人心的声音抓住观众那根敏感的神经。一直以来坚持为游戏、动漫配音的褚珺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声音来塑造一个角色。我觉得录原创的东西挺好的。

在这个行业内,只有原创内容才能掌握话语权。在版权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文娱产业,尝试独立开发IP,生产原创作品,比如广播剧、可视动画等都是声优公司推出的内容产品。

季冠霖,这位影视剧里的角色声音塑造者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培训学校,由她本人运营的公众号冠声学院每天会推送一些配音的小知识。姜广涛所创办的光合积木在给众多影视、动画、游戏配音的同时,还参与有声小说、有声漫画、广播剧等各类有声作品的创作。

时下,配音行业正在起步,但依然面临着诸多问题。缺乏原创的配音圈面临着残酷的竞争,如今的影视剧喜欢使用的声音比较单一,男的要苏,女的要甜。在众多的声优中,声音甜美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是在褚珺看来,如果想干好声优这个职业,还是要走心。一个好的配音演员首先得会表演,需要有对人物的理解以及对故事的理解。

然而,影视剧的制作周期越来越短,集数越来越多。原来做完40集要15天的,但是现在呢?一个人,进棚只录自己的角色。如今,配音行业越来越流行挑词儿:声优单独录自己的角色,缺乏情景化的对戏,其结果就是配音导演需要扮演对戏的角色,即为挑词儿。这种分别录音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配音的质量。

在日本,声优是不为影视剧配音的,他们的影视剧都是由演员自己配音,所以声优的偶像化之路更容易拓展。然而,在中国,声优一方面要给影视剧演员配音,需要尽量贴近片中主演的声线,不要出彩和再创造;另一方面,又要给动漫、游戏等二次元角色配音,要标新立异和与众不同。在缺乏系统性孵化、市场化培养的情况下,中国的声优市场要想独立发展,依然是道阻且长。

小吃培训
虎蛇龟根治风湿胶囊
口红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