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张羿凡安静时刻重温改变世界的梦想

2018-11-08 10:34:27
张羿凡《安静时刻》:重温改变世界的梦想 (文/爱地人)次听到“张羿凡”这个名字和他的歌,是2011年发布的合辑《草台回声创作集1》里的那首《吾爱》。那时,他的音乐纯净、质朴,就像新鲜采摘的水果,仿佛还能见到昨夜的露水。这种感觉,和校园民谣还没被录进《校园民谣》之前的感觉,一样。 按照这篇乐评的发展规律,接下来该要进入用“成熟”、“成长”来表扬张羿凡新专辑的流程,不过“很遗憾”——这个套路在他的首张专辑《安静时刻》面前失效了。尽管时隔六年,尽管当年的“民谣小鲜肉”已长成半熟男子,但张羿凡的音乐真的没变,依然纯净、质朴,一如新鲜采摘的水果。从2011到2016,六年时间不算太长,但你还记得六年前流行的歌,有哪些音乐平台,有哪些主宰乐坛大局的唱片公司吗?也许能唱一句,“谁还记得是谁先说永远的爱我”。 而六年后的今天,华语乐坛处在一个EDM、民谣、神曲齐飞的热闹时代,也是“多元化”的娱乐至死时代,我们能够接触到的音乐类型,听到的各种声音,何止百花齐放,简直泛滥成灾——当声音越庞杂的时候,“安静”就越珍贵,而张羿凡做出了这张叫做《安静时刻》的专辑,实在不易。 在Intro《童年时光》过后,首歌就是那首颇受欢迎,如今重新改编演唱的《吾爱》,经过岁月洗礼,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张羿凡和他这首代表作,固然有录音细节不同,但整体质感、意境和呈现,竟然“毫无变化”!你可以说这是不与时俱进,但正如唱片文案所写,这是一张“减法民谣”专辑——民谣原本是简单的音乐形式,如今却有太多人硬在这种纯粹的形式上叠加各种元素,追求“华丽的流行”,张羿凡这次不仅在结构上做了减法,更重要是在追求一种“内涵的回归”,回归到属于山林、湖水、内心的领域。 从音乐渊源来讲,张羿凡的创作是台湾和内地校园民谣的继续。这些校园民谣曾经因为清新率真的表达为华语乐坛吹来一阵清风,但遗憾的是随着校园围墙被互联网和其它因素冲垮,象牙塔般纯静的岁月不复存在,也让校园民谣这种形式接近于消亡边缘。现在的年轻人,不分校内校外,听的和唱的都和这个世界的主流没有任何区别。没想到的是,张羿凡居然用这张自己包揽词曲创作与制作的《安静时刻》,以一己之力重现了那个白衣飘飘年代的美好:他仿佛把自己的歌和魂,都留在了青葱的校园。《吾爱》、《你可以简单地飞舞吗》,《化妆舞会》这些歌里,他几乎没用任何复杂技巧及过多技术修饰,以一种更符合听觉美学的方式,将平实旋律进行精巧打磨,让作品有来自人间,又没了烟火的脱俗感。 同名主打歌《安静时刻》里的大提琴、吉他、和声,如同一个人的演奏厅,看似孤独,却拥有全世界,而和声是这张专辑相当重要的角色,差异性很大的和声效果,用一种古典方式,传递了几十条音轨都不及的感染力。聆听《乌托邦》、《云游》、《老电影院》这些作品,对于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个民谣时代的人而言,会有许多歌手影子飘过,比如:张雨生、“水木年华”、郑智化、朴树、伍思凯、周治平、齐秦……不是旋律的像,是气质的像,“心灵相通”的像。当这些曾经的歌手和曾经的我们“回不去了”的时候,张羿凡却在《安静时刻》里,用简单的和弦唱出质朴的情感,带着简约的浪漫和自然的精妙。这不是一张“简陋”的专辑,在不多的音轨、音色中,同样体现出音乐的丰富、饱满和扎实,更突出人和声的力度。从专业角度来讲,没有任何多余的音色和元素,做了名副其实的“减法”。 这么说吧,张羿凡和他自中学时代开始创作,以十年时间酝酿而成的《安静时刻》专辑,是这个浮华时代的华丽交响曲中,安静却唯美的声部,很庆幸这样一位新人,来自另一位老牌音乐人郑钧的发掘与打造——音乐和创作需要独立,同样需要合力,在张羿凡身上,诠释了独立音乐人的发展模式:郑钧创办的音乐创作APP“合音量”,在张羿凡辞去工作自费做唱片,陷入迷茫和困难的时候,用丰厚奖金和专业打造,终改变了他因为现实困境而举步维艰的命运,却可能地包容了他从《吾爱》到《安静时刻》创作过程里,对于初心的坚持,让这样纯粹的“减法民谣”,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为更多人的耳朵减去了压力,也回忆起初的梦想——梦想,既虚又实,不止嘴上说说,更需要不断努力,但愿未来出现更多像合音量这样的产品和郑钧这样的音乐人,去寻觅,去推进,去实现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的梦想,有一天,会改变世界的。
寒富苹果苗批发
安徽草莓苗厂家
美国一号樱桃树苗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