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推荐一篇好文剖析伯克希尔的投资动向

2019年03月02日 栏目:旅游

用巴菲特策略模型来解读伯克希尔公司的投资动作作者:John Reese据伯克希尔公司近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披露,除了试图以220亿美

用巴菲特策略模型来解读伯克希尔公司的投资动作作者:John Reese

据伯克希尔公司近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披露,除了试图以220亿美元收购一家未披露名称的公司(该交易目前处于搁置状态)之外,该公司今年季度还对两家公司(通用汽车及维亚康姆)新建仓位,并增持其投资组合中原有的七只股票。然后又传出消息说,伯克希尔公司与美国广播及出版商Media General(MEG)达成融资协议,该协议使伯克希尔公司获得这家小市值媒体公司的大部分股份。每当伯克希尔公司及巴菲特做出投资举动时,我都想看看他们购买的股票是否能通过我的那些“大师策略”(其中每一个策略都是基于包括巴菲特在内的不同投资大师的投资方法)的测试。我的以巴菲特投资理念为灵感来源的量化投资策略是基于玛丽·巴菲特(曾是巴菲特的儿媳妇)及戴维·克拉克在他们的著作《巴菲特法则》中阐述的投资方法,他们两人都曾与巴菲特密切共事。由于巴菲特还把各种非量化因素纳入考量范围内(而且由于他自己的投资策略可能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略有改变),伯克希尔公司的投资举动并不始终与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所推荐投资的目标相一致。另外,巴菲特并没有包揽伯克希尔公司所有的投资选择,他已把部分投资组合的投资决策委托给该公司的其他一些投资经理。)我的“大师策略”认为伯克希尔公司近购买的股票如何呢?唔,我的策略模型(不过不是巴菲特策略选股模型)对通用汽车和维亚康姆这两只股票都感兴趣。但是,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确实对伯克希尔增持的一些公司有兴趣。而包括纽约梅隆银行、肾透析服务提供商DaVita、自由媒体集团及Media General在内的股票则不符合该模型的要求。以下是我的策略模型所看好的一些股票。

通用汽车(GM):仅在几年前,总部位于底特律、生产雪佛兰、GMC、别克及凯迪拉克品牌汽车的通用汽车公司(目前市值330亿美元)处境堪忧。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受惠于美国政府提供的紧急援助,该公司现在已重整旗鼓,而且在我根据作家兼投资经理肯·费舍尔的论著而构建的策略模型中获得相当不错的得分——90%。费舍尔率先使用市销率(PSR)作为股票的估值工具,该模型认为PSR介于0..8之间表明相应股票在诸如通用汽车等周期性公司当中具有较好的投资价值,通用汽车的PSR只有0.22,表明该股目前相当便宜。该模型还偏好那些三年平均净利润率至少达到5%而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低于40%的公司。通用汽车的平均净利润率为37%,而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为36%,因此它通过了这两项测试。(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对通用汽车没有兴趣,该公司过去十年表现不稳定导致该公司未能通过该策略模型的测试。)

维亚康姆(VIAB):伯克希尔在今年季度买入160万股维亚康姆(旗下拥有派拉蒙影业公司、MTV音乐电视、黑人娱乐电视台及尼克尔顿影业公司)股票。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对该股并不感兴趣,它发现维亚康姆在过去十年的业绩表现过于起伏。但我以对冲基金大师乔尔·格林布拉特(Joel Greenblatt)的论著为基础构建的策略模型对该股倒是有些兴趣。格林布拉特的方法非常简单,它只看两个变量:盈利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我的布拉特策略模型喜欢维亚康姆12.1%的盈利收益率和55.9%的净资产收益率。

IBM(IBM):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公司在2011年开始买入IBM股票,并在今年季度增持近50万股。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对该科技巨擘(目前市值2,260亿美元)也极有兴趣,给它的评分是86%。为什么呢?这其中有几个原因:在过去十年里,该公司的每股盈利每年都有所提升;如果需要的话,其全年盈利(约160亿美元)足以使该公司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还清所有债务(约260亿美元);在过去十年里其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为26.5%,表明该公司拥有“持久的竞争优势,”——这是巴菲特喜欢看到的企业特征。

沃尔玛(WMT):这家总部位于阿肯色州的零售巨擘在全球28个国家拥有约10,000家门店。伯克希尔公司在今年季度增持沃尔玛近800万股,增持幅度约20%。我基于詹姆斯·奥肖内西投资理念而构建的增长模型对沃尔玛(目前市值为2120亿美元)持有强烈兴趣。这个方法旨在寻找那些在过去五年期间每股盈利每年提升的公司,而沃尔玛正是如此。该模型还查看一个关键的变量组合:股票相对强弱指数较高——表明市场投资者支持该股,以及市销率较低——表明股价还没有过于昂贵。沃尔玛过去12个月的相对强弱指数为相当不错的82,而其只有0.47的市销率则远低于该模型1.

推荐一篇好文剖析伯克希尔的投资动向

5的上限。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也对沃尔玛感兴趣,该模型喜欢的是:该公司的每股盈利在过去十年里每年有所提升;如果需要的话,其盈利足以在三年左右的时间内还清所有债务,而且在过去10年里其净资产收益率平均达20.4%。

DirecTV(DTV):这家卫星电视运营商为美国近2000万用户及拉美地区1275万用户提供服务。伯克希尔在今年季度对该股增持约270万股,而我的彼得·林奇策略模型对该股也有些兴趣。(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对该股没有兴趣;DTV的盈利持续性、债务水平及净资产收益率都达不到该模型的目标。)由于该公司每股盈利的长期增长率达到令人钦佩的31%(我利用每股盈利三年、四年及五年的增长率的平均值来确定其每股盈利的长期增长率),林奇策略认为DirecTV(目前市值300亿美元)是一家“快速增长型”企业——这是林奇喜欢投资的公司类型。林奇以利用市盈增长比率来发掘股价低廉的成长性股票而著称,当我们把DirecTV12.3的市盈率除以其每股盈利的长期增长率,我们就得出其市盈增长比率为0.40。这属于该模型的情况类别(低于0.5),这是一个极好的信号。然而,值得小心的一点是:林奇偏爱那些在融资方面偏于保守的公司,因此该模型偏好那些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低于80%的公司。而DTV的净资产为负,因此该股未能通过此项关键测试。

富国银行(WFC):富国银行成为巴菲特偏好的股票已有一段时间了,伯克希尔公司在今年季度对该股增持1000万股,使其持有的该股总数达到4亿股。然而,富国银行的盈利持续性、净资产收益率及资产收益率都未能达到我的巴菲特策略模型的目标,所以该股未能通过此策略模型的测试。不过,我的林奇策略模型认为该股有许多值得喜欢的地方。该模型喜欢富国银行10.7的市盈率及21.8%的每股盈利长期增长率使其市盈增长比率达到出色的0.49。该模型还喜欢富国银行11%的股权/资产比率及1.3%的资产收益率,分别超过该策略在这两项指标上给出的5%及1%的目标。我目前做多富国银行及沃尔玛这两只股票。原文链接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