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浙江冤狱当事人前妻我才是一辈子真正受害者

2018-11-30 20:05:34

浙江冤狱当事人前妻:我才是一辈子真正受害者

张高平的第二任妻子小琴(化名) 本报文/图

拨云见日的张高平叔侄每天在家里迎来送往,面对媒体和亲朋,一遍又一遍叙述十年冤情和商讨如何索赔。而在歙县县城距离张家几公里的一间出租房里,张高平的第二任妻子小琴(化名)却独自落泪。她在关注张高平的报道,为他们叔侄洗脱罪名高兴的同时,也为媒体报道对其不公正而倍加神伤。

我才是一辈子真正的受害者,当年引产时胎儿已八个月,是计生引产而不是我自愿,其实我特别想生下这个孩子。 小琴重复着说这句话时,她的眼角涌出了泪水。

一件未织完的毛线背心

昨日下午,在歙县徽城镇一间低矮、潮湿的出租屋,见到了小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既是卧室也是餐厅,而灶台就在门口。

你是个来采访我的,有的没来采访为什么胡乱写? 小琴清洗着豆芽,并未抬起头,对之前有关她的报道仍然怨气未消。

出事后,张高平的妻子打掉了孩子,去监狱里跟他离了婚,给小孩织了一半的毛衣就扔在我房子里的地上。 这是一则报道中的描述,就是这句话,击碎了小琴的心。

那不是一件毛衣,十年过去了,我清楚地记得是一件毛线背心,的确只织了一半,但之前我已经织好了几套毛衣。 小琴说,孩子突然引产了,还织它有什么用。她将未织完的毛线背心一并挂在衣橱里,离开张家时,除了自己的衣物,并未带走其他的东西。

但这件未织完的毛线背心,让张高平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想起了入狱前才四个月大的胎儿,才有了上述面对媒体的感慨。

4月16日晚上,小琴再婚后次来到张家,见到了从杭州回来的张高平,简单的问候后,她便质问张高平: 我也是受害者,我心里有多大的委屈没人知道,你让这样报道,是对我的人格侮辱,我要告你。

争吵之后,张高平陷入了沉默。

腹中胎儿八个月被引产

张高平被批捕时,小琴说,腹中的胎儿的确只有四个月。

标书编写
打鱼游戏
白酒酿酒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