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千古帝皇 第四百五十三章:酒醉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游戏

千古帝皇 第四百五十三章:酒醉手中拿着这眼球般大小的宙龙之眼,赵宇龙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仿若自己手上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小球,而是

千古帝皇 第四百五十三章:酒醉

手中拿着这眼球般大小的宙龙之眼,赵宇龙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仿若自己手上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小球,而是一个能够决定万物生死,世界存亡的宝物。

其身上所带来的压迫感,让赵宇龙这等精神力量都难以接受。更不用说其他人,若是拿到这宙龙之眼,可能当场都要崩溃吧!

毕竟尊皇的天地神威,在其这等威能面前,就连一粒尘土都算不上。因此如今赵宇龙倒是确定了,这东西定然与神龙有关。

毕竟在这天地之间,只有神龙的血脉才能有这样强大的震慑力。虽然无法感知自己的龙威的威力,但显然从往日他人的对龙威的畏惧来看,定然不简单。而如今这宙龙之眼所带给赵宇龙的,也是这样的感觉。

“终于知道,为何儿时竟有那么多人想要追杀我!这等力量确实让人畏惧,只是我究竟该如何使用它?总不能让他和这万魂血珠一样成为戒指中无用的装饰品吧!”

强忍着压力,赵宇龙仔细将其放在手上把玩片刻,却也始终看不出其中的异端。如今正待放弃之时,却突然想起什么:“这既然是神龙之物,定然是要认神龙的血脉

。只是如今的我体内已无龙脉,滴血显然不行。不过我的灵魂尚且为龙,是否可以从体内抽出部分灵魂融入其中,没准还能成功!”

想来,赵宇龙便是将全部精神力量集中在意识之海中,妄图通过意识之海的控制分离出部分灵魂来。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曾经的他可不敢做这样大胆的举动。

但是现在,他又不得不做。眼下天族正是出于四分五裂的状态,乱世终究是不可避免。而想要终结这场乱世,就必须用更强大的武力去征服他。

因此,如今的赵宇龙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强。让自己强大到能够终结这场乱世为止,因此眼前这东西不得不征服。

只有征服了他,自己才能够更容易变强,也只有变强,才能够结束这一切。故而,想到这里,他顾不得那么多。

虽然不知道如何分离灵魂,也不知道分离了灵魂之后,是否会有什么影响,总之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变强。

但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几经尝试的,都未能成功。且这几次的失败并不是力量不够,而是不知道朝着那里发力。

灵魂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他无形无样,但又确实存在,让人琢磨不透。因此在尝试过几次之后,赵宇龙方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寻找灵魂的存在。

“该死!灵魂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我难以感知其存在?这究竟该如何做到?”

想着赵宇龙心中泛起一阵愤怒,想着正欲将手上的宙龙之眼扔出去。可是就在手抬起来的那一瞬间,他方才醒悟:“原来如此,这考验至始至终都没有结束。当真危险,险些出事,还好没有扔出去。罢了!静心,平气!我倒要看看如何能够得到它的认可!”

想来,赵宇龙竟是将这宙龙之眼再度捏紧,而后放在胸膛之上。并闭上双眼,仔细感知着上面的力量。

如今任凭那宙龙之眼如何影响其心智,他都不为所动,只是不断的在心中念叨着两个字“静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亦或是念叨了多少次“静心!”赵宇龙只是觉得,那些压抑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情绪还有那源自于宙龙之眼上,那些强大的压力,此刻都当然无存。

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那极为规律的心跳,还有那随着其心跳而不断变化的宙龙之眼。睁眼之时,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异端,可是当此时真正宁静下来之后,赵宇龙却能够感知到宙龙之眼中微妙的变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宇龙像是睡着了一样。他本来紧闭的双眼突然明亮了起来,四周的场景都像是曾经见过。

猛然一想,却发现,这是在那天门关。还是那个熟悉的场景,还是晨曦神君的身死,以及那一模一样的遗言。这一切就像是时光重新来过了一般,但时间不会回流,真正重来的只有记忆。

赵宇龙:“这是过去,那么接下来的可否是未来?”

正想着,眼前果然出现了一个庄严肃穆的场景。而此时他正看着自己缓慢的走上一个台阶,并让人为自己加冕。

“这是未来!”

正想着,自己眼前便再是一黑,而后所呈现的画面,便不再是自己,而是景瑞和晨翎。显然这是景瑞和晨翎刚离开光明神国那时的场景,而后便是见得他们一步步到达一个另外一个地方。

以至于最后,晨翎和景瑞遇见其母,再到后面晨翎被无影神王带走,此时赵宇龙都看在眼里。虽然他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幻术,景瑞和晨翎还好好的。

但显然,既然这宝物称之为宙龙之眼,定然所拥有的是观察古今的能力,而非幻术。因此这一切所呈现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当然这也就是意味着,晨翎已经被带走,而其母也已经死在了无影神王的手上。

若是晨曦神君尚且在世,听到此番消息,定然会是勃然大怒。只是可惜的是,晨曦神君也早已不在了。

只是这宙龙之眼所呈现的景物并没有停下的意思,而后便是见得醒来后的景瑞悲痛欲绝,不知道喝过多少酒之后,竟然打算自尽。

这倒是看得赵宇龙心中一惊,然而就在这时,眼前的所有画面全部都消失了。再度睁开眼睛,那宙龙之眼已经不见了。

不过赵宇龙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就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具体在什么位置,却并不清楚,但只要还在身上,那就没有所谓。

只是,这屏障显然是为了保护这宙龙之眼而设立,如今宙龙之眼已经归于赵宇龙。自然这屏障的作用也失去了,便是见得一个瞬间,湖水大量涌入。

而此时,那夸父人和那巨鲨正打得不死不休。赵宇龙知道这是离开的最佳时机,若是一会儿两者分出了胜负,自己想要离开就不怎么容易了。

想着,便是快速游向水面。只见得其刚离开这里,水面便掀起大浪。周围的地面也像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撞击了一下,如今竟然在不断的震动着。

而且其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显然这地面不能再呆了。如今便是飞向了空中,朝着下方观望,却发现下方的地面在崩塌,水不断的涌上地面,显然失去了这宙龙之眼的支撑,这早已残破的世界,再也不堪重负,倒塌了!

只是至始至终,赵宇龙都未能感知到,在自己的两眼正中再朝上走三寸之处,此时正有一颗金黄色的眼睛闪烁着。

不过很快,他的光明就熄灭。而那眼睛此时也悄然合上。而今再度看起来,赵宇龙的额头上什么都没有,就像是其不曾得到宙龙之眼一般。

这世界已经坍塌,赵宇龙自然是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如今便是快速捏碎了剑山令,传送了出去。

出去之后,便见得尊皇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而今见得赵宇龙出来,方才放下心来:“怎样?可有得到宙龙之眼?”

赵宇龙:“得到倒是得到了,只是如今我还无法完全掌控他。”

尊皇:“得到就好,至于掌控一事倒是不必急躁。只要他认可了你,他就会一直跟着你,别人拿不走,除非你自己愿意。因此日后你还有很多的时间去研究他,参悟他。等你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掌控他的时候,你就拥有了知晓古今天下所有事的能力!”

赵宇龙:“但愿吧!但比起这个,我还是更在意之前他让我看到的东西。方才,我在他的作用下,看到景瑞自尽,说真的,我不太能够接受这个现实!”

尊皇:“谁也不愿意接受一些事实,但我们不得不接受。但现在的你还没有必要接受他,因为有可能你看到的是未来的场景。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还有机会补救。虽然宙龙之眼能够看见未来,但是未来这个东西很奇妙。或许在你发现他之前,他是这样发展的。可若是你知道了他,并把他说出去,他就定然会有一些变化。虽然变化不大,但一定是有的。当然,若你看见的是过去,那就无能为力了!”

赵宇龙;“既然这样,那我想我还有机会。因为方才看到的那里应该是未来!不知尊皇能否帮我到达那个地方,我想或许我还能够救他!”

尊皇:“这倒是可以,你无需把方位告诉我。只需要在我启动这空间裂缝之时,用头脑去想象,便能够将你带到那里去。不过今日,是我帮你最后一次。你终究是要独立之人,往后的事情,只有靠你一人解决。或许对于现在这个年龄的你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但你要明白,神皇之所以能够踩在所有的头上,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把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情变成能做到。而我也希望你能够做到!”

赵宇龙:“我明白!尊皇陛下这些年来对我的帮助已经足够了,往后的日子由我一人闯荡倒也无妨!”

说着,赵宇龙便走入那裂缝之中。而尊皇只是在一旁看着,毕竟这是赵宇龙自己的事情,他无权管理,也无需管理。

只见得空间裂缝再度撕裂,赵宇龙来到了一座城外。这是一座不怎么大的人族城市,离龙国很远,因此赵宇龙不曾到过。

但是他知道这里怎么走,因为之前在宙龙之眼中,他看到过这里。这正是景瑞醉酒的地方,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跑到这么远来醉酒的。

但赵宇龙却知道,现在行动必须迅速。因为之前在那宙龙之眼中,所看到的便是景瑞在醉酒后当众自尽。因此现在必须尽快,赶在景瑞自尽之前阻止他。

而今凭着片段的记忆,赵宇龙在城中一个酒馆一个酒馆的寻找,最终还是找到了景瑞。好在,现在的他还在饮酒,目前来看,不会有什么事情。

因此,赵宇龙便是慌忙跑了上去,坐在了他的对面。不过此时喝醉的他根本认不得赵宇龙,只以为是寻常人:“滚!谁让你坐在我的面前的!我告诉你!大爷我现在烦着呢!”

赵宇龙:“烦?有多烦?能比得过我看见你现在这颓废的样子心烦吗?要知道,当初的你可是胸怀大志的强者。怎么如今就不行了?”

景瑞还是没能认出赵宇龙:“你懂什么?我你以为我很强,那也只是你以为!我就是一个弱者,一个连最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的弱者!我根本不值得别人关心!我就应该去死!”

赵宇龙:“看来你还是没有想起我是谁!我记得当年跟你说过,不要喝太多酒,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成什么样了?区区一点挫折就把你变成这样,你觉得你还对得起体内的血脉之力吗?”

被赵宇龙抢去了酒壶的景瑞,此刻已经稍微有些清醒,方才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竟是赵宇龙:“赵宇龙!哼!哼哼!果然,这个时候,也只有你会来关心我!只是没用了!一切都太晚了!她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赵宇龙:“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别忘了当年我们几兄弟一起许下的承诺,别忘了你曾说过,要帮我打天下!可是你现在在干什么?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竟然被这样一点小事打败!你算得了什么!”

景瑞不知是喝醉还是因为什么,只是听得其几声冷笑:“天下?承诺?可那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我只想要和她在一起,可现在她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总是用最为理智的话语去判断别人,可是你可曾想过,这整个天下只有你是神龙血脉!你受命于天,注定不凡!可是我们呢?我们只是想要自己的幸福。我只想晨翎能够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的身边!”

赵宇龙:“痴心妄想!她已经被无影神君抓走了,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可是你现在却为此一位不振!根本没有一个强者的样子,更没有男人应有的担当!如果我是晨翎,我都以你所不耻!懦夫!”

景瑞听罢,眼眶已红。接着酒劲竟是将千血天命枪从戒指中拿出:“再说一遍!我不是懦夫!你又懂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爱,什么叫做恨!你不过是一个人形战争机器!”

赵宇龙听罢,只见得其掌中泛起一阵魂力,二话不说朝着景瑞推去。便是见得一声响动,景瑞被这一掌直接推出好远,撞坏了墙壁,摔在了路边。

而今方才见得赵宇龙跟着走出,并用御水术唤出一滩水,打在了景瑞的脸上:“自己看看水中你的倒影,你这样还像个什么人?一个不知道让自己变强的人,还配接受爱情?说实话,景瑞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能够不断变强的强者,可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活生生的懦夫!”

说着便转身离去:“自己看着这一滩水好好反省反省吧!另外几日之后,便是我的登基仪式。届时我将接受受封成为一名神君。若是你还愿意跟着我,干出一番事业,那就振作起来,我希望到时候有你出席!”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了此刻正倒在水潭中的景瑞。

而周围的人见其可怜倒是想要上前去扶起,不过在感知到其身上强大的魂力之后,众人皆是打消了这念头,只是远远看着。

而此时的景瑞虽然酒未醒,但因为赵宇龙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击将其打蒙了。而今躺在水潭之中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

过了一会儿,酒醒了,景瑞正欲起身,而今方才看清了水中自己的倒影。那凌乱且肮脏的头发,还有那满脸的萧瑟,着实将他下了一条。

只听得他突然大叫起来:“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周围路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见得其实力强大。此刻心中也是畏惧,均是全部绕之躲开,很快在其身边就再也无人。

而清醒过后的景瑞,在整理了衣冠和头发之后,方才想起了赵宇龙之前说过的话。便是猛然醒悟了过来,并重重的将一耳光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怎么这么蠢!既然对方实力比我还要强大,那我为何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无影神君是吧!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晨翎,等着我,带我强大的那一天,定然前来救你!”

想着,其身上的斗志再度燃烧起来。只是奈何赵宇龙已经离去,想要回到天族,估计还得靠双腿。而如今这里距离天族与地界的传送点还有一定的距离,估计等走到之后也需要几日的光阴。

他倒是不在意这几日,只是听闻赵宇龙要加冕为神君,自然是不愿缺席。

(本章完)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