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北京规划委员会回应代表挖坑他偷偷挖没察觉

2019年01月03日 栏目:娱乐

北京规划委员会回应代表挖坑:他偷偷挖没察觉专家质疑有关部门监管不力,建议——北京应对擅挖地下室进行清理“挖洞代表”李宝俊不再是人大代表了

北京规划委员会回应代表挖坑:他偷偷挖没察觉

专家质疑有关部门监管不力,建议——北京应对擅挖地下室进行清理“挖洞代表”李宝俊不再是人大代表了。江苏徐州市人大常委会表示,1月31日下午,经徐州市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认为徐州泉山区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同意李宝俊辞去徐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职务的请求”决定合法有效,李宝俊的人大代表资格终止。此前,李宝俊曾就北京德胜门内大街93号院塌陷事件致歉,称挖地下室的工程是其内弟所为,承诺进行赔偿和承担填平陷洞产生的一切费用,并称将立即申请辞去人大代表职务。然而,李宝俊人大代表的资格虽终止,舆论却没有因此而平息。除了因至今仍不露面,李宝俊的道歉诚意颇受质疑外,舆论还追问,为何施工1年多,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事前却没人来管对于这样的质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回应称,主要是因为一直联系不到业主,又无权进入私宅查看,而且也一直没有发现动工的迹象,导致“进门难、取证难、调查难”。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去年7月底至8月初,北京市“12345”市长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德胜门内大街93号施工扰民和私挖地下室情况。但当时相关部门一直联系不上李宝俊,直到2014年10月申请竣工验收时,有关部门才见到他,遂要求其立即整改。李宝俊当时承诺自行回填,也签了保证书。但此后,李宝俊再次处于失联状态。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执法人员回查整改情况时,发现93号院外已加装围挡,大门紧锁。有没有整改好是不是还在施工这些都无从判断。 “他一直是在偷偷挖,没有被察觉。”该负责人称,后来被警方控制的工人也表示,施工一直是夜里进行。因此,执法部门白天巡查时未听到有施工的动静,没能发现。“如果察觉了,即使不能进入他家里,也可以通过断水断电等联动措施进行制约。”该负责人说,这类隐蔽的违建,监管起来很难。 不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找不到人、进不去”不能成为放任不管的理由。他认为,执法监管部门在其中没有充分尽到履职的义务。 “可以走访居民了解情况,也可以晚上去检查。”王锡锌说,正因为挖地下室的行为隐蔽,监管部门也容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启动调查程序,执法部门可以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王锡锌说,关键要看执法部门有没有进入这个程序。 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其实暴露出执法存在的一个困局。“只要他关着门,你就没有办法进去查,你没有权利进入私宅。”该负责人称,因为没有察觉偷偷施工,因此,也没有证据要求相关部门配合强制执行。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说,四合院、别墅私挖地下室现象比较普遍,量大且分布广,对于监管部门来说,确实存在“监管难”的情况。但王敬波认为,“监管难”也催生跟进力度不够的现象。 “不能说监管部门不到位,但它没有确认整改情况,持续跟进的力度确实不够。”王敬波说。 王锡锌认为,监管不力甚至缺位,是导致事件愈演愈烈、对公共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的重要因素,必须依法追究。“一方面,要对违法行为和违法行为人作出处理。责令其改正,恢复原状,如果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甚至可以依法启动司法程序。另一方面,对相关职能部门也要进行调查,将事件作为重大公共事件,成立专门调查组,进行专门调查。” 日前,北京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以下简称“专项行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已经表态,将采取严厉手段立即制止私挖地下室行为的蔓延,启动严厉的追责程序。 1月27日,专项行动办公室还专门下发了《关于查处四合院和居住区内地下违法建设工作意见的通知》,明确了擅自开挖地下室的违法建设行为,即未经规划许可或者违反规划许可的内容,在四合院、低密度住宅的院内和城镇居住区的楼间大面积开挖超过1米深的基坑的行为。 《通知》称,一经发现擅自开挖地下室行为,要立即进行制止,可以按照《行政强制法》第50条和第51条的规定启动“代履行”程序。查询发现,“代履行”针对的主要是已经或者将危害交通安全、造成环境污染或者破坏自然资源三种情况。如果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要求当事人履行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等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行政机关可以代履行。 “我们不应该把目光仅仅停留在这一件事上,应该以此为突破口,对全市范围进行专项清理,杜绝这样的事再次发生。”王锡锌说。 私挖地下室导致坍塌事故 北京规划部门撤销德内大街93号工程规划许可证北京德内大街坍塌因居民私自开挖地下室引起人大代表私挖地下室,监管部门去那儿了执法人员:查处私挖地下室行为发现难取证难

打架斗殴刑事案件
征收反倾销税的作用
四轴加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