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煤矿工人都能当码农的时代程序员将成新蓝领

2019年03月18日 栏目:金融

2016 年,在美国肯塔基州,煤炭工人 Rusty Justice 决定用编程来取代采煤。他成立了 Bit Source 公司,这是一家让煤

2016 年,在美国肯塔基州,煤炭工人 Rusty Justice 决定用编程来取代采煤。他成立了 Bit Source 公司,这是一家让煤炭工人学习编程、变成程序员的地方。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之前的工友们热情高涨:11 个培训名额,收到了 950 份申请。矿工,作为熟谙专心工作、团队合作的工种,现在开始从事复杂的电脑工程技术。Justice 说道,「煤矿工人只是工作环境比较脏的技术工人。」

这个公司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值得关注的会改变世界的 7 家公司」,可以为学员提供前端、后端、服务器、iOS、Android 等开发培训,当然也为客户提供技术外包服务。他们帮助这些人实现了从矿工到码农的转变,当然,他们依旧是蓝领。

什么是蓝领,和程序员关系大吗?蓝领指的是一切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工资收入者,如一般工矿工人、农业工人、建筑工人、码头工人、仓库管理员等。蓝领属于中等收入群体。

总结来看,他们有这么几个特征:1、强壮的体能;2、正规的职业培训;3、工作一丝不苟;4、讲究团队协作;5、有公会组织维护权利。相对于坐在办公室的白领、跟老板们谈笑风生的金领,蓝领这个称号在社会上的接受程度比他们两者要低。一方面是因为社会舆论的影响,我们在许多影视节目中经常看到的蓝领要么在车间,要么在井下,给大众一种蓝领工作太累、太脏的错误形象。另一方面,无论从社会招聘还是从国家政策来看,技术型的蓝领工人短缺已然成为全球性问题,这跟工资低、工作强度大、社会地位不高而导致从业人少也有很大关系。

程序员和蓝领,你可能觉得两者基本上没有多少关系。因为当我们提到程序员的时候,我们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是这样的:李彦宏、马化腾、扎克伯格、比尔盖茨等等通过写代码成就一番大业、坐拥巨额财产的行业大佬。然而这是程序员圈子顶端的状态,在其之下 99% 的人,都是普通的中等收入者。

成为顶级程序员,和川普开会聊天吹XDevon,美国硅谷一家安全软件服务公司的程序员。硅谷拥有整个美国 8% 的程序员,但不见得他们都是有钱人。Devon 也没有多有钱,但是他的这份程序员工作很稳定,老板给的薪水也很丰厚。对他来讲,在硅谷当程序员,一周工作 40 小时,工资不低,而且还挺有挑战的。他告诉《连线》杂志,「我的爸爸就是蓝领工人。就许多方面来讲,我也算个蓝领。」

上到国家政策,下到企业招聘,整个社会都在招聘优秀的蓝领工人。

煤矿工人都能当码农的时代程序员将成新蓝领

每个时代都会出现一批新的蓝领工人。互联时代的码农们,可以归类为蓝领。再回到蓝领的特征上,与程序员的工作现状进行对比:

1、强壮的体能。并不是所有的蓝领工人都需要体力劳动,比如在塔吊上、龙门吊上、盾构机的操作员,他们也不需要大强度的体力劳动,但也属于蓝领的范畴,因为他们操作机器来完成劳动。程序员也不见得都力大如牛,但他们可以通过代码来控制机器,让机器完成生产劳动。

2、正规的职业培训。毫无疑问,任何一种蓝领工作,都必须持证上岗。尤其是新一辈从计算机专业、编程培训班出来的码农,他们都经过了专业的职业培训。招聘车工,看他的手艺就知道;招聘程序员,看他写的代码就行。

3、任何工作都需要一丝不苟。程序员也不可能随便粘贴别人的代码就简单地完成工作,况且他们还得对自己的工作成果负责。当然,这一点在所有行业里都适用。

4、团队协作。或许程序员行业是最让人羡慕就是可以随时随地团队协作,写代码、审代码、传代码、查代码,任何一个步骤都有记录可查,任何一项分工都可以团队协作。别忘了,我们现在用的许多团队协作工具,最开始使用和推广的人群,就是互联产品开发团队。

5、工会组织。历史上,许多知名的工人大罢工都是由蓝领工会发起的,比如工人对公司的福利制度不满意,可以要求工会发起抗议、罢工。程序员们在互联上早已建立起了一个无懈可击的非官方工会社区,任何一个程序员拿着真凭实据来控诉自己的老板,很快就能一呼百应,给公司带去巨大的舆论压力。这可比工会管用多了。而且程序员还掌握着公司运行的命脉,删库跑路的事时有发生。

程序员蓝领化已经开始刚才我们说只有极少数的程序员能够走上人生巅峰,那是因为剩下的绝大多数程序员没法提出能够影响行业和公司走向的突破性创新,只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平凡的、重复的、枯燥的工作。绝大多数在公司上班的程序员不需要了解公司交易系统的算法,也不需要去深入研究路由器的转发协议。因为这些工作是专家级程序员去做的事情,不需要普通程序员来做。工作的性质和个人的能力,区隔了白领程序员和蓝领程序员。

在美国田纳西州,非营利组织 CodeTN 正在尝试让高中生去社区大学学习编程。负责人表示「我们要让更多雇主接受程序员做好站登陆页面就行的程度,而非让他完成大系统开发的任务。」这反映出了公司老板们对程序员的需求,需要程序员吗?需要!需要他们干大事吗?不需要,完成本职工作就好。

Xaas 的兴起也让程序员实现突破性创新的机会降低了,原本可以从底层开发一个大系统的程序员,现在只需要买各种服务就够了。众包方式更是让不少公司放弃了程序员这么一个岗位,将公司的整个 IT、开发全部外包出去。当你被一家公司招去当程序员的时候,你会发现,「ok,这个接口调一下」、「服务器定期维护重启一下」、「这个页面做一下然后下周上线」,而与此同时你打开客户端看到扎克伯格正在会见某个国家的领导人。这样的反差,或许能让你承认自己确实是在做蓝领。

入行早的人早就发现了这个道理,或许这就是 IT 民工、码农称呼的由来。当然,不要觉得蓝领不好听,他们可是这个社会上正儿八经、撸起袖子干活的人。

遥想 2015 年我厂赤潮还发过这么一篇文章《创业泡沫的「军功章」,高薪低能的程序员要分走一半》,其中提到了一点就是不仅仅程序员的薪水有泡沫,整个社会对于这个职业的看法也存在过高的期待,而这个过高的期待和双创有着直接的关系。如今整个互联创业气氛已经降到冰点,小公司拿不到钱,大公司不敢花钱,原本的双创也无法再次推高程序员的薪资,甚至会将拉回到 2 年前的水准。

说直白点就是现在创业泡沫破了,程序员的高薪梦也该醒了。用轮子的人终究每天推着轮子干活,而对于即将步入「蓝领」阶层的那部分程序员来讲,你要做的是学会推轮子、推好轮子。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