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柳青阳陈一凡小说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金融

柳青阳陈一凡小说柳青阳陈一凡是小说《推手》中的主人公,由作者张晓峰创作,主要讲述了:要想让一个人快速长大,就要经历常人所不能经历的挫折,
柳青阳陈一凡小说 柳青阳陈一凡是小说《推手》中的主人公,由作者张晓峰创作,主要讲述了:要想让一个人快速长大,就要经历常人所不能经历的挫折,方可成绩大志,柳青阳怎样也没有想到,只是在一夜之间,他从原来的富二代变成如今的欠债鬼,富不过三代看来是对的,看他就是了,仰仗着自己老子有钱,不学无术,胡乱投资,现在家里失事了,他一点忙都帮不上不说,还得让家人随着操心,他怎样就这么没用呢!

>>>《推手》在线阅读<<<

《推手》第三章

很少有人知道,明德团体日理万机的总裁刘念偶尔会开车穿过半个城市,回到他的大学,跟他的恩师、陈一凡的父亲陈秋风吃一顿简单的午餐,常常在学校食堂,有时候乃至就在陈秋风的办公室里煮一袋方便面。在他这个位置,吃什么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一起吃饭的人,陈秋风某种程度上就是刘念始终缺位的父亲,在他最困难的年月给予他支持和温暖,在他功成名就的现在,每当遇到窘境或开始犹豫的时候,陈秋风照旧是唯一能为他指点迷津的人。

毕业多年,大学里的景致如故,年轻的学生们也和10几年前刘念他们一样,朝气蓬勃,追捧着校园外的成功人士和校园里的明星教授。刘念和陈秋风穿过校园,看到不止一个商学院的孩子拿着他和陈一凡当封面的杂志,叽叽喳喳地走过。

刘念有点不好意思,陈秋风却笑了:“好久没见一凡,她是不是又瘦了?”

“还好,她不像有些女孩似的就爱瞎减肥。”刘念没打算告知陈秋风,他现在和陈一凡的关系相当奥妙,他推敲着词句,“老师最近好吗?”

陈秋风笑了:“还是老样子。倒是你,专程过来,不是为了跟我吃食堂吧?让我猜猜,有人惹毛了四大团体,来找我支招儿?”

刘念低头,有些为难,成年人在承认自己力不能及的时候总是特别不好意思:“他们……呵,早晚要跟这群人渣打一场。”

“年轻人,年轻人有斗志是好事。”陈秋风拍了拍刘念的肩膀,“我知道你已经想好了后着,只是,这失败的后果你承当得起吗?翅膀还不硬,做什么出头鸟?”

刘念坚定地看着老师:“不这么做,明德的翅膀永久硬不起来!”

“树大根深,伤了明德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损失。”陈秋风叹了口气,“明德要发展,却不能这么一挥而就。好在,我这张老脸还值几分面子,这样吧,我替你做个东,大家好好坐下来,重新分一下……”

“老师!”刘念立刻反对,“这是明德唯一的机会,我绝不妥协!”

陈秋风停下脚步,看着刘念摇了摇头:“年轻真好。你开了这么多年车,知道什么最重要吗?”

刘念不明白陈秋风的意思,下意识地回答:“大概是……刹车。”

“这个周末,跟1凡回家吃饭吧,这丫头,从小就不爱回家。”陈秋风毫无征象地转变了话题,“你们要稳稳当当的,开车别超速,看好刹车。”他说完,就跨上他那破旧的自行车,摇摇晃晃地走了。

刘念若有所思地看着老师的背影,站了很久。

柳青阳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找到老柳的公司——柳源地产,自从几年前老柳完全放弃了让他进公司工作的动机,柳青阳就再也没去过他爸爸的办公室,毕竟柳少向来是直接回家找爸爸妈妈拿现金。

现在,柳源地产欠债太多,办公室就要被清退了,老齐打电话叫他去办公室收拾老柳的私人物品,他不能不向老齐要了地址,才跟张小同一起匆匆赶了过去。

柳源地产现在一片狼籍,每个房间的房门都虚掩着,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已被搬走抵债抵工资了,就连老柳的总裁办公室也未能幸免,地上散落着各种文件纸和杂物,家具只剩下空荡荡一桌一椅。

柳青阳沉默地走到桌边,把父亲桌上被打翻的笔筒摆正,拾起地上的文件和散落1地的笔。

张小同看着都有些心酸,他拍了拍柳青阳的肩膀。柳青阳难受地一把抱住了好友,声音梗咽:“他就是在这儿宣布柳源地产正式成立的!那时候他多好多好啊!”

“他都不知道累的,每天半夜还不回家在公司里忙活,我一打电话就管他要钱……”柳青阳用力抹了一把眼泪,失望又伤感,“他……我爸他到底去哪儿了啊!”

张小同只能用力拍他的后背:“没事,警察不是给立案了吗,没准明天柳叔就自己回来了呢。”

“阳阳啊,有个人找你。”老齐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好像是……什么大团体来谈收购的。”

柳青阳扯过一张餐巾纸,胡乱擦了擦脸,大步走了出去。张小同和老齐一起,帮他继续收拾老柳的私人物品,没几分钟,就听到隔壁砸东西的声音和柳青阳的骂声一起响了起来。

张小同和老齐连忙跑出去,只见柳青阳正把那个号称来谈收购的男人往外推搡:“你给我出去!谁也别想打我爸公司的主张。出去!”一边说还一边狠狠地将那男人的名片掷在地上。

他们俩都知道柳青阳的暴脾气,不敢多劝,张小同主动送那人出去,老齐则叹了口气:“阳阳啊,东西也整理得差不多了,要不我送你回家?你妈刚打电话来问呢。”

柳青阳颓然坐在老柳的椅子上,痛苦地抱着脑袋,闷闷地嗯了1声,算是同意了。

多亏了老齐这几天的各种调停,那些围在柳家要钱的工友们总算散了,柳母容颜蕉萃,一看就是多日寝不安枕食难下咽。她接过老柳办公室里留下的东西,盯着那张全家福看了很久:“我先整理一下,阳阳,给你齐叔倒水啊。”她不愿意在儿子和老齐眼前失态,因此匆匆上楼去了。

张小同立刻去厨房忙活起来,柳青阳和老齐沉默相对,谁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过了好几分钟,老齐给自己点了根烟,问:“警察那边……怎么说?”

“说我爸是成年人,失踪不到四十八小时不能立案,不过他们查过了,我爸的身份证没有买火车票或飞机票的记录,应当还在本地。”柳青阳强打精神,每一个字都像是在流血,其实警察还说,考虑到老柳现在的状态,只怕是……凶多吉少,让他们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这正是柳青阳极力想否认却又隐隐畏惧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齐叔您放心,这件事,我们家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老齐嘬着烟,隔了半天才说:“当初说是投资,大伙儿都是知道的,本不该……哎,也是你爸仗义,项目出了问题,他就一个人扛了,把大家的投资都认成了他个人的借款,现在这些人……阳阳啊,你也别怪他们,有的搭了老婆本儿,有的还指着这钱给孩子看病,都是逼得没办法。”

柳青阳委曲挤出一个笑容:“我明白,齐叔您放心。”

老齐又叹了口气,看柳青阳的母亲走下楼,就赶忙站了起来:“嫂子,青阳,你们先休息吧,我先回了。”

“我送齐叔。青阳,伯母,你们放宽心,着急也没用,还伤身。”张小同说着,就跟老齐一道离开了。

柳青阳看大门1关上,就颓然倒在了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柳母看出儿子情绪不太对,默默地坐到他身旁,柳青阳红着眼圈看向妈妈:“那天我爸去车行看我,我就不应当让他走。”

“他……跟你说甚么了?”柳母问。

柳青阳心里难受,低声说:“他说,让我以后要用点心,别让你总为我操心。”

柳母渐渐红了眼圈,说道:“你了解你爸,他是见事就跑的人吗?”

柳青阳愣了一下,喃喃说:“不是,齐叔说他是主动……”

柳母摇摇头,打断了儿子的辩解:“他一生好强要面子,现在赔了兄弟们的钱,他是没脸见人。小同告诉我,有人要买你爸公司?”

提到这件事柳青阳就气不打一出来:“甭理睬他,一个趁火打劫的家伙,说要收购我爸的公司和那个烂尾的项目。等下,妈,你不会……打算把爸的公司卖掉吧?”

“公司该卖就卖了吧,青阳,这些事妈不懂,可你爸欠工友的钱我们得还。”柳母递给柳青阳一张名片,“老齐说是那人硬塞的。”

“齐叔真是……问题是,卖了也还不上啊。”柳青阳声音很低,近乎喃喃自语,然后他勉强打起精神,把那张名片塞进口袋,“我明天再去那个团体看看,谈谈条件。妈,你放心吧。”

柳母什么都没说,转身去厨房给柳青阳弄吃的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柳青阳就依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想要收购柳源地产的明德团体。一样是地产公司,柳源地产只有几间寒酸的办公室,而明德团体却占据了金融区中心位置最好的大楼,穿着鲜明的白领们出出入入,都带着一种职业化的来去匆匆。

柳青阳纵然心大,仰望着这座闪闪发光的大楼,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他几近是硬着头皮走进去的,在前台吞吞吐吐地说明来意。昨天那个男人——明德团体的业务部经理孙思明很快就亲身出来把他带进了办公室:“很高兴你能推敲我们的建议。怎样,令尊有消息了吗?”

柳青阳打从心底讨厌这个自恃精英的男人,估计对方也一样瞧不起他,他冷着脸回答:“谈正事吧。”

孙思明递上一份文件夹:“好的。这是我们明德团体对令尊公司的收购协议,请你过目。”

柳青阳在孙思明轻蔑的眼光里快速翻过了协议前面的英文部份,然后难堪地发现,中文部份他也看不懂。他只能合上文件夹,拿出在码头飙车的气势来:“一句话,你们能给我多少钱?”

孙思明露出职业化的笑容:“柳先生很直接啊,简单说吧,把令尊的公司转让给我们明德团体,明德团体可以负担原公司的债务问题。”

柳青阳琢磨了一下这句对他来讲依然十分七拐八绕其实不太简单的话:“……然后呢?我们家把公司和项目卖给你们,你们不给钱啊?”

孙思明保持那种职业化的笑容:“柳先生,令尊的公司和项目卷入了债务纠纷,现在欠下四千万的资金,如果明德不出手,项目烂尾,公司一钱不值,柳先生还要坐一生牢。”

柳青阳把手指捏得咔咔响:“明白了……这不是趁火打劫,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柳先生别说得那末刺耳,我相信这是共赢。”孙思明说着,端起咖啡杯。

柳青阳赞不绝口,一把掀翻了他的咖啡杯,揪住孙思明的领带,把他从座位上拽起来:“共赢?我去你大爷的,老子不卖了!”

孙思明被吓得手足无措:“你……来人啊!”

保安很快就冲了进来,但他们并没动手,由于同时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孙思明艰苦地挣脱了柳青阳,一面整理衣服,一面说:“陈总,这……”

柳青阳回头惊讶地发现,来的居然是个熟人,陈一凡。他二话没说,就随着陈一凡去了她办公室。

一身职业装的陈一凡显得特别陌生,简直跟那天码头上不要命的飙车女骑手判若两人,她叫秘书给柳青阳倒了一杯热咖啡:“我们来谈谈收购协议吧。从协议本身来看,没有问题。”

柳青阳哼了1声:“那就不用谈了,我知道你和那姓孙的都是一伙的。趁火打劫,不要脸。”

陈一凡拿出另一份文件,递给柳青阳,说道:“坦白讲,我们是在帮你。这份是柳源地产近一年的财务报表,这家公司的净资产已为负数。固然,如果公司还有流动资金,在未来会有一个好的赢利。但如今,你们承包的项目已没有钱继续开发,再拖下去,唯一的结果就是宣布破产。”

柳青阳盯着陈一凡:“你的意思是说,我还必须卖给你了。”

陈一凡安然看着他:“这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我也不需要向你隐瞒,你父亲承包的项目确切是个有前途的项目,可以他的实力永久没法完成,但我们明德团体可以,而且极可能是本城唯一有能力接盘的。你仔细考虑一下,要不要签这个协议。我可以保证,这里面没有任何法律上的漏洞和骗局。”

柳青阳本能地想要信任陈一凡,他脱口而出:“但我爸那些工友……他们集资的债务怎么办?”

陈一凡微微皱眉:“对不起,投资都有风险,那些工友作为投资人,这些风险是需要他们自己承担的。”

柳青阳咬了一下嘴唇:“那我回去没法交代。”

“我也要向团体交代。”陈一凡敲敲那摞合同,“这已是我们能给予的最优惠条件了,而且我相信,目前能给你这类条件的只有我们明德团体。”

柳青阳沉默了半晌,抓过合同:“行,那我相信你。”他说着,就狠狠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却谢绝和陈一凡握手,苦涩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等。”陈一凡突然脱口而出,“柳青阳……”

柳青阳插着手看向他喜欢的女孩子,强撑着挤出一个笑容:“还有事?”

陈一凡来到柳青阳身旁,递给柳青阳一张名片,压低声音:“这是我的电话,有甚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找我。”

柳青阳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轻浮地说道:“谢谢陈总。”

陈一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

离开明德团体,柳青阳在街心公园里坐了好久,捏着手里那1摞厚厚的几近看不懂的合同。有那么一刻他真希望所得工资根本无法满足他们购买毒品的花费老柳能突然出现,摸摸他的头说,没事,阳阳,交给爸爸。而下一刻,他知道,这不可能了,柳源地产和老柳寄与厚望的项目都没了,他们家再也回不去之前。

他的电话响了,电话里柳母的声音疲惫却淡定:“青阳,你让老齐来家里吧,我给大伙儿结账。”

“妈……爸的公司……”柳青阳1咬牙,把明德的条件快速说了1遍,“他们说只有他们才能……”

“嗯,你做得对,那四千万我们还不上,工程也不可能完成。现在这样,对大家都好。”柳母很淡定,“行了,你给老齐打电话吧,回来再说。”

回到家不久,老齐也到了。柳母就将准备好的几张银行卡一起递给了老齐。

“妈,我们哪儿来这么多钱?”柳青阳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问。

柳母并没理他,而是跟老齐说:“我知道,这些也还不够,但总算是一点。你主持一下,给大家分了吧,剩下的,算我和大家借的,我渐渐还。”她说完又转向柳青阳,“青阳,你和齐叔一起算算账,还欠大伙儿多少钱,给大家算好利息,该还的还清,还不清的我再给大家写个借条……还有,老齐,算完账,叫几个人帮我个忙,行吗?”

老齐收了银行卡,立刻满口答应:“嫂子,有什么事您说?”

“帮我们搬家。”柳母叹了口气,柳青阳和老齐都能看出来她眼光里的留恋,但是她却说,“这房子这么大,我一个人住也浪费,不安生。”

柳青阳心里格登一声,大声嚷起来:“妈,你把房子都卖了?!那我们住哪儿?”

柳母笑着拍拍他的后背,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有地方住。”

老齐有点挂不住:“嫂子,这……”

“拿去,老柳失事,是我们一家的事,不能让这么多兄弟随着一起背。”柳母断然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该多少就是多少。”

老齐感动地快哭了:“行,我这就去叫兄弟们找车来帮您搬家。”

柳青阳难受地看着母亲,他想起小时候住过的筒子楼还在,母亲大概就是要他们搬回去住。那房子地段很差,交通不方便,治安也不太好,最要命的是,那楼里没有电梯,妈妈现在这个年纪,多不方便啊。

他越想越难过,找了个借口说有事,就先走了,柳母向来溺爱他,其实不阻止,只苦口婆心地叹了口气,说:“以后……可能得少跟你那些‘朋友’来往了。”

柳青阳匆匆离开,他确切就是想找大鹏和他那些飙车俱乐部里的朋友们——多少都是有点钱的富二代,一人借几万也够他度过眼前的难关了。

但是,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暴。

事实证明,他妈之前叨唠他的那些话都是对的,他的“朋友们”确切全是狐朋狗友,酒肉之交,听说柳家失事,个个避之唯恐不及。柳青阳好不容易在他们常常逗留的酒吧里堵到了几个,结果不但没借到钱,还被一番挖苦,气得他大打出手,直接被酒吧的保安赶了出去。

他一路踉踉跄跄浑浑噩噩,不想回家,也不知道还有哪里能去,只好回了他的改车行。

自从老柳失踪,柳青阳忙着处理家里的事,改车行就没有营业——本来这地方平常也没有甚么买卖,说实话,开不开张损失都差不多。

柳青阳打开闸门,点亮所有的灯,一时间,车行里灯火通明,那些昂贵、精致的摩托车配件安静地挂在墙上。音响里播放着熟习的老歌,柳青阳注视着车行里的一切,依依不舍地开始擦他的爱车,擦完也不忍放手,看了好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取出手机,先跟爱车拍了个自拍,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跟它们在一起,然后他1咬牙,拨通了陈一凡的电话,问她能不能过来一趟。

令柳青阳没想到的是,迄今为止只跟他见过两三次、可以说是毫无私人交情的陈一凡竟然很快就来了。柳青阳看着她一个人走进来,想起他那些混了三五年,吃他的喝他的,常常到车行里要求免费升级改造的“铁哥们儿”,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脱口而出:“这么晚了,你还真来了。”

陈一凡看着他红红的眼圈,猜到他由于卖掉了父亲的公司和项目难过,可能还受了别的委屈,她尽可能温和平静地说:“我答应过帮你的忙,固然要说话算话。”

柳青阳皱着眉头,低着脑袋,盯着手里的工具,轻声问:“为什么帮我?如果是看我一个败家子走投无路表示同情,那就算了,在你眼前,我还想留下一点面子。”

陈一凡看了一眼手里的头盔,有些恍忽,手无意识地敲击着头盔,半晌后说:“不是。”

柳青阳苦笑:“不是同情,还能是什么?好啦不用说了,我明白。”

陈一凡摇摇头:“你是否是是败家子我不知道,不过根据我们对柳源地产的研究,项目失败和资金链断裂都与你无关。说吧,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柳青阳站起身,环顾车行里各式各样的器件,他的摩托车,大大小小的奖杯,记录了欢笑与光荣的合影。他的眼光停留在自己那辆车上:“那就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吧,你不会失望的。所有。我想把整间车行抵给你。”

陈一凡愣了一下,看出柳青阳对这里的感情十分深厚,她还没来得及问,柳青阳就自己苦笑着说:“由于我缺钱。”他蹲在自己的摩托车旁,专注地摸着发动机,那低着头的侧影,让陈一凡不由有些恍忽。

他接着说:“这间车行是我这些年的血汗,磕磕绊绊这么些年,没挣到什么钱,想来想去也只有你会感兴趣。”

“多少钱?”陈一凡问。

柳青阳大概问过大鹏这个车行能值多少钱,对方说一百万总是没问题的,因此他咬牙说:“三百万。”

他等着陈一凡讨价还价,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并且在他惊异的眼光中对他说:“不是由于同情你,我的同情没那末便宜。店不大,好在安静,我很喜欢。钥匙给我,我买下了。”

柳青阳拿出钥匙纠结了半天,终究交给了陈一凡。他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陪我醉生梦死的哥们儿那么多,没想到,最后帮我的是你。”

陈一凡摇摇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谈不上帮。”

柳青阳习惯了她这类下意识的划清界限,他犹豫了一下,又问:“其实,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陈一凡望向柳青阳,仿佛有些惊讶这个嬉皮青年能说出“请教”两个字。

柳青阳看着他的摩托车,想起老柳最后一次站在这里的情形,声音不由有些梗咽:“虽然我这几年都尽可能躲着他,但他毕竟是我爸,我了解他。他没什么吃喝嫖赌的恶习,做生意也用心本分,为何,他会突然输个底朝天,现在连人都找不到。”

陈一凡微微挑眉,不太明白柳青阳为什么要问她,毕竟,她从未见过老柳,甚至跟柳青阳都算不上熟习。

柳青阳自嘲地笑着,看着窗外的夜色,远处CBD仍然灯火通明,他知道,那里有他仰着头都看不到顶的摩天大楼。

“我不懂做生意……也不对,除玩车,我什么都不懂,在我眼里,我爸过去就是1座看不到顶的大山了。我原来打定了主张,这辈子就坐吃山空,反正都有老柳顶着……结果呢?大山说没就没了。然后我才发现,嚯,我眼里的大山其实就是个小土堆,能逼死我们的债务,有人唰唰签个字就解决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站得比我高,懂的比我多,告诉我,我爸为什么输?”

陈一凡明白了他其实是想问,是不是有人害了他父亲,但是这并不是她能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更何况,眼下看来风光无穷、拿下地王的明德团体,面临的窘境跟柳源地产几近是类似的。她想了想,斟酌着词句说:“你父亲失踪,是由于项目烂尾;烂尾的原因是他合作的开发商资金链断裂。为什么会这样,是由于他动了人家的奶酪,这里面是个非常复杂的连环套。这个城市里每一个从业的人可能都多少有所阅读,如果非要说你父亲失败的缘由,其实只有一个……他根本不应当倾家荡产来介入,地产是个残酷的游戏,每个参加进来的人,也必须承担这样的结果。只有你足够强大,才不会被规则给玩了。”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留柳青阳一个人,静静地在已属于她的车行里,与过去告别。

陈一凡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把三百万现金打进了柳青阳的银行账户。他看着那一串零,心里踏实多了,一面盘算着去看看房子,一面又想先去吃顿好的,减缓一下最近烦躁耽忧的心情,正好大鹏打电话来叫他去饮酒,他马上就去了。

柳青阳向来跟大鹏关系不错,毕竟这个人已在“圈里”混了好多年,钱不多话很多,摩托骑得稀松平常,技术几乎没有,惟独善于交际,一向吹嘘没他不认识的人,没他打听不到的消息,没他弄不定的事。好多人都说大鹏能“搞定”的不止飙车这一个圈,柳青阳一向都很信任这个人,他内心深处还有那末一丝空想,也许“朋友”能找到“关系”帮他翻身,他还能回到之前那种飙车饮酒灯红酒绿的生活。

这顿酒确切喝得舒心,大鹏不但跟他一起把那帮忘恩负义的纨绔子弟骂了个痛快,还介绍了一个年利润能翻倍的保健品项目给他。柳青阳想到他们家的老房子,还有工友们的债务,他不想母亲一把年纪还窝在那个连电梯都没有的破屋子里,不想她辛辛苦苦到处找活干,因此他随着大鹏去了那家公司,听了对方看起来十分专业的产品介绍会,又看了厂房,就签了合同,孤注一掷地用刚拿得手的三百万做了投资。

张小同听说这件事以后,立刻被他的勇气惊呆了:“甚么?三百万就拿给人家了,柳青阳,我没听错吧,你这也太好骗了!”

柳青阳十分不服气:“我也是实地考察过的,公司、工厂,他们的这个钻,那个钻,我上午都见过。人家那是正规公司,营业执照还有资质证明我都看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张小同好歹是认真开着咖啡馆的人,立刻觉得有点不对:“等会儿……这个钻,那个钻?柳青阳,你不会掉进传销组织了吧?”

柳青阳被他说得心里发虚,他腾地站起来:“怎样可能,你跟我走。我带你去看看。”

他们1到那地方,柳青阳就傻眼了,之前看上去十分正规的公司一片狼籍,放着各种保健品的展现柜被贴上了封条,满地都是散落的文件,还有一张撕坏了的海报,海报上正是之前对方吹得天花乱坠的灵芝胞子,现在上面被踩了好几个脚印。到处都是警察,一个被盘问的中年人哭天抢地:“他们说半年后,本金翻一倍。2十万啊!我给了他们2十万!”

张小同先回过神来,赶忙客气地问一个正在记录的警察:“警察同志,这里产生甚么了?”

警察头也没抬:“这里涉嫌非法传销。”

“传销?不可能!”柳青阳感觉全部人都摔进了冰窟窿,像是做梦般不真实,“……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是搞错了?”

警察抬头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我们固然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两位先生,这里在录口供,你们有什么事吗?”

柳青阳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张小同想问他要不要立刻报案,他已转身跑了。张小同连忙追了过去:“你干嘛去?”

“找大鹏!”柳青阳几近要把牙咬碎了。

两个月的宝宝胀气怎么办
轻微肝硬化吃什么药
小孩肚子涨拉肚子怎么办
冠心病高血压吃哪些药更有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